交流园地
艺术人生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交流园地>>艺术人生
母爱无涯

中国矿业大学    李淑敏

妈妈:您现在虽然已不在人世,但是,您的音容笑貌仿佛还在我的眼前,您永远活在女儿的心间。

您的一辈子含辛如苦为女儿付出的一切,都已印在了女儿记忆的宝库里,成了美好的回忆,经典的诗篇。
曾听我爸爸常说:我刚一出生的时候,特别的瘦小,接生婆都说我活不了,是您日夜把我抱在您的胸口上暖着,才算活了下来,真是要感谢您再一次的给了我的生命。
自从我记事以来就没有见过您轻闲过一天,咱家虽然是住在北京的郊区,但是因为我爸爸是个铜匠,收入很低,家里又没有
土地,还得靠您养鸡、喂猪到田里去挖野菜、撸树叶,到人家收过的庄稼地里去拾庄稼以补贴家里的生活。那个时候我们家穷的不但是缺持吃少穿,也没有钱买煤用,为此,无论是多么冷的天气您都得到外面去拾柴禾。搂树叶背回家来烧火做饭。
您还得三天两头的去推着大石碾子把玉米豆压成面,为了让我们吃的新鲜,顿顿变着花样的做成疙瘩汤、葱花鍋饼、菜团子、萝卜櫻餡的贴饼子等等的,特别的好吃。
难忘有一年的春节,那是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时候,我爸爸的生意特别的不景气,家里连二斤白面都买不起,您只好用仅有的一小碗白面包了一小碗饺子,给我一个人吃,您和我爸爸吃的是用荞麦面包的,煮熟了是黑黑的饺子。{那时的荞麦面便宜}
回想起来在那个年代过的生活哪叫生活啊?简直的就是勉强的活着。您那个时候还很年轻,可是没见过您穿过一件好看的衣服,总是把穿破了的衣服补了又扑的凑和着穿,到实在不能穿的时候,才买几尺兰布做一件新的。可是您总是想让我们穿的好一点,没有钱花布,您就把您的嫁衣改成了小衣服给我穿。
我小的时候要是一有点感冒发烧的,您就着急的背着我在屋里转,好像病痛的不是我,是您。我小的时候要是摔个跤您都会赶快的把我拉起来,担心的问我摔痛了没有?可是您有时在砍柴时候,不甚镰刀碰在了腿上,鲜血直流,您都没皱一下眉,回到家找一块布条缠起来继续干活。
那个时候,我们家虽然是处在那种萧条时期的困境之中,但是有您这样的一位勤俭朴的好妈妈,使我童年的生活过得很是温馨。
更难忘有一年的冬天,天气特别的寒冷,有一天的早上,刮着很大的西北风,还下着鹅毛大雪,我背上了书包去上学,已走出了咱那小村庄,忽然听见您在后面叫我,我回过头见您手里拿着我爸爸出门时围的围脖,因您刚刚给我的小弟弟喂完奶,您身上穿的小棉袄的纽扣还没有来的及扣好,赶快跑了过来,先是把我搂在您的怀里暖和了一下,再用围巾把我的围好了,我带着妈妈的体温和妈妈的关爱去上学,我走出去一段路回过头来看见了妈妈还站在凤雪中看着我了,顿时使我的心中充满了一股温暖的暖流,这股暖流一直陪伴着我战胜了我这几十年里所遇到严寒与没摩难。
妈妈您就像是那温暖的阳光,永远的温暖着女儿的心。您还像是那满天星斗中永远不会坠落的那一颗最閃亮的明星。您也像是那林中最亮丽的一片树叶。在女儿的心中永远是碧绿长青,我能有这样的一位好妈妈,真是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荣幸。
我这个一直没有离开过您的女儿,也总有长大的时候,您曾说过,在我结了婚刚出去的那些日子,您每天晚上都看着我睡过的空铺发愣,难以入眠。在我五月份生孩子的时候,天气还不算热,听大夫说:守候在产房门外的您却是满头大汗,坐立不安。
后来我不得不随矿大搬迁四川,您一听到这一消息,就总是泪流满面,在我们出发的时候您就无法控制的大声哭泣。三年之后我们回来探亲的时候,您拉着我的手说:可见着面了,喜欢得买这买那,您那个高兴劲,用我的拙笔是无法形容的,我更不会描写我再一次离开的您的时候,您那悲伤的心情。
后来我又随矿大搬迁到徐州之后,就赶快回北京去看望您,那时您的身体已不太好,经常的腰痛、头痛的历害,您可能预感到了,以后还能不能再见面了,那一次跟我一起来的,我的小女儿说叫我带她出去逛逛,您说:叫你妈多陪我一会吧,边说边使劲的、深情的看着我,好像是看不够似的。我也只是在您的身边住了几天,不得已,我还是得离开您,那天您没有大哭,只是流着泪,托着带着病的身体,拄着棍把我送到院们外,难舍难离的,不情愿的松开了我的手,看着我一步三回头的渐渐地走远,这时我才真正的体会到了,什么叫母女连心。妈妈不停地向我挥着她那瘦弱的手臂,好像是说叫我好好的注意身体,也好像是说祝福我一路平安。那时妈妈的心里肻定是特别的难过、像刀割一样的难过。我也向妈妈挥着手,让她老人家赶快回屋去休息去吧,可是妈妈愣是站在大门外一动不动。当时我真想跑回去扎在妈妈的怀里再亲热一会,这时,我看见邻居家的魏大婶边说边劝的把妈妈您扶进了院门。我也只好在心里默默地祝愿妈妈的身体早日恢复健康。
要不是送我的人——我的爸爸和我的弟弟们领着我的小女儿都快走到汽车站了,我不得不转过身去追赶他们,我就会真的跑回去永远的陪伴妈妈您了。
没想到这次难舍难分的分别,真成了我和您的永别了。因为,后来接到我弟弟打来的说妈妈病危的电报,已经来不及再见妈妈最后一面了。
听弟媳说:妈妈在弥留之际,眼睛总是愣愣的望着门外,就是不咽最后的一口气,小三弟趴在她的耳边问,说妈您是不是在想我的姐姐呀?妈妈失望又难过的流出了两行浊泪,当时虽然是有我的三个弟弟守在妈妈的身边,可是妈妈还是无奈的离开了人世。也没有闭上她那想见一眼女儿的双眼。
妈妈!女儿我实在是对不起您的养育之恩,乌鸦还知道反哺了,当我切身的体会到了,子欲孝而亲不在了的悲痛时,已后悔之晚了。可是女儿的身体里流淌着的是您的血液,我就是您生命的延续,也就是您的再版,一定把您的高上品德代代相传,妈妈您就放心的闭上眼睛安歇吧。
妈妈的爱是博大无私的,妈妈的爱是不图回报的,但是,也希望天下做子女的,对父母多尽一点孝心,免得造成终生的遗憾!。
 
 
《彭城晚报》2010.1.17
上一条:腊八节
下一条:感恩之歌